能否根据心智障碍群体自主权设立不同程度的监护权?_上车网
能否根据心智障碍群体自主权设立不同程度的监护权?
分类:互联网事 热度:

能否根据心智障碍群体自主权设立不同程度的监护权?

1日上午,深圳市守望心智障碍者家庭关爱协会工作人员准备寄出关于《民法总则》草案监护制度的立法建议书。 南都记者 叶淑萍 摄

“如果有一天,我们不在了,孩子由谁监护?离开康复机构,他们该何去何从呢?”在深圳市守望心智障碍者家庭关爱协会牵头之下,全国287个城市的6205名心智障碍者家长1日上午9时联合给全国人大法工委寄去一份立法建议书,主要涉及《民法总则》草案监护制度,就心智障碍者监护问题提出四点建议。他们希望废除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的概念,细化限制民事行为能力成年人的能力界定,根据心智障碍群体自主权设立不同程度的监护权等。

深圳心智障碍人数超20万

患唐氏综合征的陈×民1996年到慧灵智障人士服务机构,当年签订终身托养服务,监护人是其父母。

陈×民没语言表达能力,不开心或生气时会走到无人处独自掉泪,喜欢用动作语言与别人沟通,前几年在托养中心会做些力所能及的工作,如洗碗、叠衣服等。他父母是大学教授,有时间就会来看望,逢年过节接他回去。每次到托养中心探望,他父母总是担忧:“我们越来越老,总有一天要先离世,以后陈×民怎么办?”

不幸的是还是发生了,2013年,陈×民年迈的父亲去世,2015年母亲离世。虽然有一个姐姐,但她有自己家庭,无力照顾弟弟。已经55岁的他虽是终身托养,每天可在托养机构接受服务,但因父母相继离世,正面临“生病谁能为其承担医疗费?”“谁能为其在监护人栏签字?”等诸多问题。

据不完全统计,深圳现有心智障碍(包括自闭症、脑瘫、智障和唐氏综合征)人数已经超过20万。公开资料显示,2006年第二次全国残疾人抽样调查数据推算,全国心智障碍人数达2520万。

6000余家长联名提出建议

深圳市守望心智障碍者家庭关爱协会一直致力于推动、促进与心智障碍者相关的服务和权益发展,增强公众对心智障碍者认知、接纳,促进心智障碍者家庭互助精神及社会福利保障体系的完善。

7月5日,全国人大就《民法总则》草案面向公众征求意见,关于监护制度内容备受心智障碍者家长们关注。深圳市守望心智障碍者家庭关爱协会相关负责人说:“30年一遇的立法参与,我们盼望能为孩子以后的监护权发表自己的意见,并形成法律。”

于是,深圳市守望心智障碍者家庭关爱协会会长廖艳晖、秘书长张凤琼与衡平机构负责人黄雪涛律师就《民法总则》草案中监护制度进行探讨,希望能够根据心智障碍群体自主权,而设立不同程度的监护权。该协会通过守望心智障碍者家长组织联盟核心机构向会员家长组织发出建议,根据当地情况更改建议书,呼吁家长参与表达意见,统一寄出建议书,希望全国人大法工委能听到家长们的声音。

截至7月31日23时,包括深圳248名家长在内的全国6205名心智障碍者家长表达了意见,最终形成《关于<民法总则>草案监护制度的立法建议书》。一名心智障碍者家长代表说:“希望让立法者听到心智障碍者家长的声音,知道我们真正的需求。”

提有效建议盼望立法修改

在建议书开头,心智障碍者家长们道出共同的心声:“我们的孩子被诊断为心智障碍者之后,围绕孩子从小到大的康复、教育、融合、就业等问题,我们不曾停歇,作为心智障碍者的监护人,我们承担着无限大的责任和义务。越来越多案例的发生:心智障碍者的父母突然离世,找不到照顾者或照顾场所,生活被限制,生活品质没法保证,许多需要面对的问题,让我们不得不反复思考,却心灰意冷。”

他们说,除面对残障本身,他们要面对更多社会歧视与不合理制度。单一监护关系,无限大的责任,让他们不得不采取限制孩子自由活动的做法,削弱原本就很少的尝试与犯错纠错机会,导致孩子融入社会机会越来越少、难度增加,社会更加隔离与歧视的恶性循环,“我们的孩子监护权无处托付,当我们步入老龄或离世,我们的孩子更孤立无援。”

“我们希望通过我们提出有效、有力建议,进行立法修改!让家长不再担心自己不在了,孩子怎么办?”深圳市守望心智障碍者家庭关爱协会负责人说。

焦点

四点建议聚焦心智障碍者监护权

深圳市守望心智障碍者家庭关爱协会通过多次组织专家、律师、家长代表召开研讨会,最终就《民法总则》草案中监护制度提出四点建议:

A 应承认成年心智障碍者作为权利主体,与其他成年公民享有平等的法律地位,有权自主决定自己的生活,其真实的需求能够被理解,被社会接纳,并有机会承担责任。

B 废除无民事行为能力人的概念,细化限制民事行为能力成年人的能力界定;应明确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立法目的。

上一篇:爱心行动:拯救宁强县天津高级中学患病女生 下一篇:年轻小叔患病肌肉萎缩形如老叟 嫂子毫无怨言悉心照料21年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